钟南山:欧美一些国家“封城”措施不奏效,因为不是真正封城


近日,随着日本东京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增加,民众减少外出。图为东京戴口罩出行的民众。 中新社记者 吕少威 摄

据《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4月4日报道,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数学建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梅德利(Graham Medley)表示,英国政府需要重新考虑群体免疫,让一些人在生命危险最低的情况下感染新冠病毒,而不是无限期地采取严密的封闭措施。

中国百名学者公开信刊发之后,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高度肯定此信:“现在需要更多这样的理性、冷静、正面、积极的声音。我也转发了这封公开信”。仅仅一日之后,美国近百名前高官、学者也发表公开信呼吁中美合作抗疫。

当地时间3月10日,英国首相府唐宁街宣布,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约翰逊的未婚妻凯莉·西蒙兹4月4日在社交网站称,她过去一周也因出现新冠肺炎症状而卧床休息。

4月4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民戴着口罩在一家超市外排队。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美合作非常有必要!”在采访中,香农·蒂耶兹强调说,特别是在科学层面,中国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们在病毒研究方面已经先行一步,积极开发研制治疗方法和疫苗。目前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和政治分歧众所周知,使得政府之间的合作变得困难重重。但这并不能阻止流行病学家、医生以及药物科学家就人类当前所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展开合作。正如中美学者在各自发表的公开信中所说,这样做都是为了挽救生命。

中方公开信的发起协调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在中方公开信发表前,曾与美国公开信名单中的两位人士沟通,希望能有“中美学者联名呼吁”,但未果。公开信完成后,中方曾想发表在美国智库官网上,遭到婉拒。中方还曾联系欧美几家主流媒体刊发该信,但均被婉拒,或多日不予回应。王文说,从这点来看,他非常赞赏《外交学人》的包容与开放。

香农·蒂耶兹直接参与了中国学者公开信的刊发工作,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公司总部已经搬到美国,但他们始终为自己可以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而感到自豪。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观点,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和记者的声音。香农说,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的信息时,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公开信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香农·蒂耶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她不能说美方公开信和中方公开信的发表有着直接关系,但她认为在许多专家对中美两国关系整体走势感到悲观的时刻,美国高官、学者这样做的动机实际上与中国学者相同。中美很多学者、前外交官以及政府官员都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的敌对言论表示担忧,在对抗这一全球流行疾病当中,中美两国学者敢于站出来积极发声,呼吁两国合作,实际上是在释放十分积极的信号。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4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例,是目前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日15时50分(北京时间5日3时50分),美国确诊病例升至300915例,死亡病例8162例。中新网4月6日电 综合日媒报道,日本国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目前累计达3874例,死亡94人。日本为了防控新冠疫情从春假前开始实施的学校统一停课已过去1个多月,许多地区的中小学6日举行了新生入学式和开学典礼。有的学校按计划迎来新学期,也有学校鉴于疫情扩大,而决定把停课时间延长至5月长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