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破77万


队伍沿途设置了许多提示牌,上面用中英韩三国文字写着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发布的公告:所有入境者都有义务安装“自我诊断手机app”,自入境之日起14天内,每天通过app报告自身健康状况。

10分钟车程后,我们到达了一个名为ORA的酒店。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入境检疫说明:视检疫设施和机场运转情况,分流到隔离点需要花费4到6小时不等的时间;采样12小时后才能得到新冠肺炎检测结果,结果显示为阴性的话,可以直接离开;隔离点提供负压隔离房,我们会确保洗浴和食物供应。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 23日下午四点,飞机落地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进入机场大厅那一刻,就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严阵以待,我们首先每个人拿到了一个白色的机场挂牌。

△ 当地时间3月22日,法国巴黎,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工作人员为旅客测量耳内温度。我的温度是37.3摄氏度。

从巴黎到首尔,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才得以坐地铁回家,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

因坚决反对“两国论”,郝柏村被台湾舆论誉为“反独大将”。陈水扁上台后,他婉拒“资政”一职,要求当局承认“九二共识”。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检查点“全副武装”的医生。

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强化限制区”(Enhanced restricted area)字样的区域。洗手消毒后,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