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来自美国 属轻型病例


近期,农业农村部接连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解决蜂农转场放蜂难、饲料运输难等问题,推动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

报道称,事发于28日早上8时52分,一辆私家车由大兴邨停车场驶出后,撞毁停车场出入口栏杆,再撞倒一名男行人后,失控撞向一列轻铁列车才停下,私家车车头损毁严重。据悉,女司机撞栏后疑受惊,驾车冲前撞飞男行人,男子倒卧大方街行车线上。一年之中,刘忠华只有4个月呆在家乡。其余时间,他带着蜜蜂从南往北追赶花期,采集最新鲜的花蜜。22年养蜂生涯,刘忠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也习惯了和蜜蜂相伴漂泊。

蜂农们弹尽粮绝之际,国家和地方接连发布了几项政策。

由于担心感染,加上封村封路,信息不畅通,当年多数蜂农不敢出门。刘忠华沿着国道一路向北转场放蜂,最后竟获得了大丰收。“我前几天还和朋友开玩笑说,大疫之年,说不定我们还能像当年非典时期一样丰收呢。”刘忠华笑着说。不过,他最后把话头一转,“今年确实太难了。”

遭遇困境的并非刘忠华一人。贺福平2月初从云南楚雄预订了两吨白糖饲料,由于外地货车进不了他所在的吕合镇,饲料一直没发货。贺福平只能四处找蜂农“借粮”度日,勉强撑了10天。

2月15日,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紧急通知,明确将转场蜜蜂纳入生活必需品应急运输保障范围,要求尽快打通养殖业所需物资下乡和产品进城进厂的运输通道。

山西临汾的贺福平也带着蜜蜂来到云南吕合镇春繁。夫妻两人每天早上7点一直忙活到晚上11点才休息。春节前,贺福平的蜜蜂从最初的180万只繁殖到了近300万只,看着自家蜂场中的热闹景象,他对今年的收成有了些底气。

事发现场(图片来源:香港《星岛日报》)

“我们多数人的健康证明只有云南村镇一级盖章,检查站点的人说缺少县级盖章,不能放行。人等得起,但车上的蜜蜂等不了。”情急之下,刘忠华和蜂农们联系了当地交通局、农业农村局、县长热线,甚至把电话打到了湖北省农业农村厅和防疫指挥部。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沟通和协调,刘忠华与同行的40多户蜂农终于带着蜜蜂回到了家乡。

他打算坚守到4月20日,随后回到根据地山西,在运城赶第二场泡桐、苹果和洋槐花期。由于错过湖北的油菜花期,贺福平估算损失至少6万元。儿子今年30岁,贺福平本打算年底用卖蜂蜜的钱加上积蓄给孩子置办婚礼,并给小夫妻买套婚房,这一计划眼瞅着泡汤了,“今年不赔钱就知足了”。